论 坛 博 客 读 吧 订 阅 留 言  
 
 
 
 
 
作文周刊网:首页报刊精选初二年级版·精选 → 正文
 



芦花荡

日期:2012-12-26 16:38:51   作者:孙犁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
 

夜晚,敌人从炮楼的小窗子里,呆望着这阴森黑暗的大苇塘,天空的星星也像浸在水里,而且要滴落下来的样子。到这样的深夜,苇塘里才有水鸟飞动和唱歌的声音,白天它们是紧紧藏到窝里躲避炮火去了。苇子还是那么狠狠地往上钻,目标好像就是天上。 

敌人监视着苇塘。他们提防有人给苇塘里的人送来柴米,也提防里面的队伍会跑了出去。我们的队伍还没有退却的意思。可是假如是月明风清的夜晚,人们的眼再尖利一些,就可以看见有一只小船从苇塘里撑出来,在淀里,像一片苇叶,奔着东南去了。半夜以后,小船又飘回来,船舱里装满了柴?#23376;?#30416;,有时还带来一两个从远方赶来的干部。 

撑船的?#19988;?#20010;将近六十岁的老头子,船?#19988;?#21482;尖尖的小船。老头子只穿一条蓝色的破旧短裤,站在船尾巴上,手里拿着一根竹篙。 

老头子浑身没有多少肉,干瘦得像老了的鱼鹰。可是那晒得干黑的脸,短短的花白胡子却特别精神,?#19988;?#23545;深陷的眼睛却特别明亮。很少见到这样尖利明亮的眼睛,除非是在白洋淀上。 

老头子每天夜里在水淀出入,他的工作范围广得很:里外交通,运输粮草,护送干部;而?#20063;?#24102;一枪。他对苇塘里的负责同志说:你什么也靠给我,我什么也靠给水上的能耐,一切保险。 

老头子过于自信和自尊。每天夜里,在敌人紧紧封锁的水面上,就像一个没事人,他按照早出晚归?#38431;?#25746;网那股悠闲的?#37027;?#25745;着船,编算着使自己高兴也使别人高兴的事情。 

因为他,敌人的愿望就没有达到。 

每到傍晚,苇塘里的歌声还是那么响,不像是饿肚子的人们唱的;稻米和?#35270;?#30340;香味,还是从苇塘里飘出来。敌人发了愁。 

一天夜里,老头子从东边很远的地方回来。弯弯下垂的月亮,浮在水一样的天上。老头子载了两个女孩子回来。孩子们在炮火里滚了一个多月,都发着疟子,昨天跑到这里来找队伍,想在苇塘里休息休息,打打针。 

老头子很?#19981;?#36825;两个孩子:大的?#20889;?#33777;,小的叫二菱。把她们接上船,老头子就?#20852;?#20204;睡一觉,他说:什么事也没有了,安心睡一觉吧,到苇塘里,咱们还有大米和鱼吃。 

孩子们在炮火里一直没安静过,神经紧张得很。一点轻微的声音,闭上的眼就又睁开了。现在又是到了这么一个新鲜的地方,有水有船,荡悠悠的,夜晚的风吹得长期发烧的脸也清爽多了,就更睡不着。 

眼前的环境好像?#19988;?#20010;梦。在敌人的炮火里打滚,在高粱地里淋着雨过夜,一晚上不知道要过几条汽车路,爬几道沟。发高烧和打寒噤的时候,孩子们也没停下来。一?#21335;耄?#25214;队伍去呀,找到队伍就好了! 

这是冀?#26143;?#30340;女孩子们,大的?#36824;?#21313;五,小的才十三。她们在家乡的道?#39134;闲?#20891;,眼望着天边的北斗。她们看着初夏的小麦黄梢,看着?#26143;?#30340;高粱晒米。雁在她们的头顶往南飞去,不久又向北飞来。她们长大成人了。 

小女孩子趴在船边,用两只小手淘着水玩。发烧的手浸在清凉的水里很舒服,她随手就舀了一把泼在脸上,那脸涂着厚厚的泥和汗。她痛痛快快地洗起来,连那短短的头发。大些的轻声吆?#20154;?nbsp;

“看你,这时洗脸干什么?什么时候啊,还这?#31383;?#24178;净!” 

小女孩子抬起头来,望一望老头子,笑着说: 

“洗一洗就精神了!” 

老头子说: 

“不怕,洗一洗吧,多么俊的一个孩子呀!” 

远远有一片阴惨的黄色的光,突然一转就转到她们的船上来。女孩子正在拧着水淋淋的头发,叫了一声。老头子说: 

“不怕,小火轮上的探照灯,它照不见我们。” 

他蹲下去,撑着船往北绕一绕。黄色的光仍然向四下里探照,一下照在水面上,一下又照到远处的树林里去了。 

老头?#26377;?#22768;说: 

“不要说话,要过封锁线了!” 

小船无声地,但是飞快地前进。当小船和那黑糊糊的小火轮站到一条横线上的时候,探照灯突然照向她们,不动了。两个女孩子的脸照得雪白,紧接着就扫射过一梭机枪。 

老头子叫了一声“趴下?#20445;?#19968;抽身就跳进水里去,踏着水用两手推着小船前进。大女孩子把小女孩子抱在怀里,倒在船底上,用身子遮盖了她。 

子弹吱吱地在她们的船边钻到水里去,有的一见水就爆炸了。 

大女孩子负了伤,虽说她没有叫一声也没有哼一声,可是胳膊没有了力量,再也搂不住那个小的,她翻了下去。那小的觉得有?#36824;?#28909;热的东西流到自己脸上来,连忙爬起来,把大的抱在自己怀里,带着哭声向老头子喊: 

“她挂花了!” 

老头子没听见,拼命地往?#24052;?#30528;船,还是柔和地说: 

“不怕。他打不着我们!” 

“她挂了花!” 

“谁?”老头子的身体往上蹿了一蹿,随着,那小船很厉害地仄歪了一下。老头子觉?#31859;?#24049;的手脚顿时失去了力量,他用手扒着船尾,跟着浮了几步,才又拼命地往?#24052;?#20102;一?#36873;?nbsp;

他?#19988;?#32463;离苇塘很近。老头子爬到船上去,他觉得两只老眼有些昏花。可是他到?#23376;?#31705;拨开外面一层芦苇,找到了那窄窄的入口。 

一钻进苇塘,他就放下篙,扶起那大女孩子的头。 

大女孩子微微睁了一下眼,吃力地说: 

“?#20063;?#35201;紧。快把我们送进苇塘里去吧!” 

老头子无力地坐下来,船停在那里。月亮落了,半夜以后的苇塘,有些飒飒的风响。老头子叹了一口气,停了半天才说: 

“?#20063;?#33021;送你们进去了。” 

小女孩子睁大眼睛问: 

“为什么呀?” 

老头子直直地望着前面说: 

“我没脸见人。” 

小女孩子有些发急。在?#39134;?#20063;遇见过这样的带路人,带到半?#39134;?#23601;不愿带了,叫?#23435;选?#22905;像央告那老头子: 

“老同志,你快把我们送进去吧,你看她流了这么多血,我?#19988;?#25214;医生给她裹伤呀!” 

老头子站起来,拾起篙,撑了一下。那小船转弯抹角钻入?#23435;?#22616;的深处。 

这时那受伤的才痛苦地?#21510;?#36215;来。小女孩子安慰她,又好像是抱怨,一?#39134;?#22810;么紧张,也没怎么样。谁知到了这里,?#21561;埂?#19968;声一声像连珠箭,射穿老头子的心。他没法解?#20572;?#22823;江大海过了多少,为什么这一次的任务,偏偏没有完成?自?#22909;欢?#27809;女,这两个孩子多么叫人喜爱!自己平日夸下口,这一次带着挂花的人进去,怎么张嘴说话?这老脸呀!他叫着大菱说: 

“他们打伤了你,流了这么多血,?#35753;?#22825;我叫他们十个人流血!” 

 两个孩子全没有答言,老头子觉得受了轻视。他说: 

“你们不信我的话,我也不和你们说。谁叫我丢人现眼,打牙跌嘴呢!可是,等到天明,你们看吧!” 

小女孩子说: 

“你这么大年纪了,还能打仗?” 

老头子狠狠地说: 

“为什么不能?我打他们不?#20204;梗?#37027;不是我的本事。愿意看,明天来看吧!二菱,明天你跟我来看吧,有热闹哩!” 

第二天,中午的时候,非常闷热。一轮红日当天,水面上浮着一层烟气。小火轮开得离苇塘远一些,鬼子们又偷偷地爬下来洗澡了。十几个鬼子在水里泅着,日本人的水式真不错。水淀里没有一个人影,只有一团白绸子样的水鸟,也躲开鬼子往北飞去,落到大荷叶下面歇凉去了。从荷花淀里却撑出一只小船来。一个干瘦的老头子,只穿一条破短裤,站在船尾巴上,有一篙没一篙地撑着,两只手却忙着剥那又?#35270;?#22823;的莲蓬,一个一个投进嘴里去。 

他的船?#39134;?#25918;着那样大的一捆莲蓬,是刚从荷花淀里摘下来的。不到白洋淀,哪里去吃这样新鲜的东西?来到白洋淀上几天了,鬼子们也还是望着荷花淀瞪眼。他们冲着那小船吆喝,叫他过来。 

老头子向他们看了一眼,就又低下头去。还是有一篙没一篙地撑着船,剥着莲蓬。船却慢慢地冲着这里来了。 

小船离鬼子还有一箭之地,好像老头子才看出洗澡的是鬼子,只一篙,小船溜溜转了一个圆圈,?#21482;?#21435;了。鬼子们拍打着水追过去,老头子张皇失措,船却走不动,鬼子紧紧?#39134;?#20102;他。 

眼前是几根埋在水里的枯木桩子,?#31449;?#22825;长,也许人们忘记这是为什么埋的了。这里的水却是镜子一样平,蓝天一般清,拉长的水草在水底轻轻地浮动。鬼子们?#39134;?#26469;,看看就扒上了船。老头子又?#19988;?#31705;,小船旋风一样绕着鬼子们转,莲蓬的清香,在他们的鼻子尖上扫过。鬼子们像是玩着捉迷藏,乱转着身子,抓上抓下。 

一个鬼子尖叫了一声,就蹲到水里去。他被什么东西狠狠咬了一口,?#19988;?#21482;锋利的钩子穿透了他的大腿。别的鬼子吃惊地往四下里一散,每个人的腿肚子也就挂上了钩。他们挣扎着,想摆脱那?#26087;?#19968;样的钩子。那替女孩子报仇的钩子却全找到腿上来,有的两个,有的三个。鬼子们痛得鬼叫,可是再也不敢动弹了。 

老头子把船一撑来到他们的身边,举起篙来砸着鬼子们的?#28304;?#20687;?#20040;?#39037;固的老玉米一样。 

他狠狠地?#20040;潁?#21521;着苇塘望了一眼。在那里,鲜嫩的芦花,一片展开的紫色的丝绒,正在迎风飘撒。 

在那苇塘的边缘,芦花下面,有一个女孩子,她用密密的苇叶遮掩着身子,看着这场英雄的行为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45年8月于延安 

(配合初二版读写合刊19-24期)

 
[责任编辑]:
上篇新闻:最后一课
下篇新闻:<\/script>'); })();
特区彩票论坛首页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通比牛牛怎么玩 陕西快乐十分买号技巧 曾道人心水专区 网上买双色球可以买复式吗 湖北十一选五预测 铁算盘六肖中特 虚拟足球e球彩中奖规则 双色球宝典137期 快乐赛车开奖纪录 幸运赛车彩票天天计划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彩开奖直播直播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